ysz11

ysz11

脑转移瘤

但愿我们能多救活几个人

    孙医生在镜头前面渐渐变老
    我们每天清晨出门上班,晚上下班回家,自己觉得一点没变,其实在这早出晚归中,我们正渐渐变老。
    超负荷的劳作,会加速衰老。三四年来,我们的摄影镜头不停地在医生间游移,许多平时
脑转移瘤十分忙碌的医生,一两年不见,等再次出现在我们镜头前面时,我们能明显感觉到他们的衰老。
    春去春来,花开花落。你们看,2004年3月的孙尚见医生与2005年7月的他相比,老了没有?
    今年以来,孙尚见医生面对有增无减的病人,一次次发出近乎求救般的呼声,让病人明白,金华艾克医院的专家门诊队伍遵循的都是他的
脑转移瘤治则治法,找他看病与找其他专家看病差别并不大,让他减轻一点压力。
   
  A 同班同学说我的生活不是人过的
    上个星期二,我在杭州半山的艾克中
脑转移瘤 医门诊部会诊,来了70多位新病人,很多病人都是拿着厚厚一叠片子,再加上老病人,总共130多个号子,我和其他几位主任医师从早上开始忙,到晚上7点钟还没有吃上饭。药房里负责撮药的员工,跟我一样辛苦,要到晚上12点钟才能回家。
    一个星期忙这样一天还好说说,问题是天天如此。
    你们杭州有位跑卫生线的记者跟我说,我是我们省里
脑转移瘤 病人看得最多的中医生。我说也不是这样,据我了解,省里面有名一点的 脑转移瘤 医生看到病人都怕了——病人太多啦。
    当然口罗,
脑转移瘤 病人这么多是我自己“作”出来的。现在医疗市场竞争介激烈,作为一家民营医院,你做得到不宣传吗? 脑转移瘤 根本做不到。那么多人要吃饭,方方面面给你那么多的期望,我作为一院之长,根本没有退路。不是我不想退,而是人生本来就是没有退路可走的。谁有退路?谁都没有退路。只能往前走。结果是,病人少了,效益没有了,发愁;病人多了呢,压力大,人做得累死,也发愁。这让我想起读书时 脑转移瘤 药学会会长、当时的卫生厅厅长张承烈给我们上课时说的一段话,他说:“做 脑转移瘤 医生这一行是很苦的。有的医生,从早报看到晚报,从早茶喝到下午茶,一天只有一两个病人,痛苦;有的 脑转移瘤 医生,病人太多,看得上气不接下气,辛苦。”
    去年夏天,有位大学同学听说“
脑转移瘤 孙尚见现在出名了”,就来看我,到我医院的时候是上午11点,他还以为同学见面总可以叙叙旧,到医院一看,密密麻麻的 脑转移瘤 病人围着我。他只能从门缝里面张望一下。为了不打扰我,就一声不响地回头走了,后来跟我打电话说:“人家还说你出名了,我看你着实没有我们过得潇洒,你哪里是 脑转移瘤 人过的日子?那是牛过的!”

 
















脑转移瘤 脑转移瘤 脑转移瘤 脑转移瘤 脑转移瘤 脑转移瘤 脑转移瘤 脑转移瘤 脑转移瘤 脑转移瘤

posted on 2006-12-22 09:34 ysz11 阅读(163) 评论(0)  编辑 收藏 引用 网摘


只有注册用户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。
网站导航: